流水紙。0

「只是為了與你相逢,我和孤獨一同降臨在這個星球上。」

-精神博勿馆。
多墙头,忠诚0分,爱什么产什么。

-主推刀剑乱舞。
鹤一期※冲田组※小狐三日

-欢迎点赞鼓励^^

祯驰 | Take My Hand?(中)

- 和七夕节无关的七夕节小甜饼。有一些瞳耀成分。

- 是一个关于掰手腕的莫名其妙的小故事。用了剧版人名。OOC属于我。

-前篇【】本次,您的好友“助攻·赵爵”上线!

 

次日。

“哦哟,今天全勤先锋小白驰怎么迟到啦?”王朝嬉皮笑脸地凑上去,一巴掌拍在白驰的腰上,“怎么回事啊?”

“别别别、别碰到我……别。”话一出口,白驰似乎觉得哪里不太对,才尴尬地举了举手里的咖啡解释道,“当、当心咖啡。”

赵富一看白驰那样,立马乐了,跟着调笑道:“平时天天看你买咖啡,怎么今天就不能碰啦?”

“就是!”王朝咋咋呼呼一叉腰,“说,昨晚干啥去了?”

白驰涨红了脸,气呼呼地鼓起脸蛋。在家被赵祯欺负,到单位又要被这两个活宝欺负,这日子简直活在夹缝里,难熬啊难熬。

他憋了半天,正准备反驳,却不料听到门口传来严厉的声音:“都干什么呢?上班时间!”

坏了,是白Sir!

白驰快速地收拾东西往座位上一钻,偷偷目送白羽瞳进了他自己的小办公室拉起了窗帘,才松了口气。

……但是就是咽不下输给赵祯的这口恶气!

都是蒋翎姐,说什么要和马韩姐一样,先发制人,自己昨天的确一上来就用了吃奶的力气,可是赵祯根本纹丝不动!

你说他人那么瘦,怎么能有那么大力气呢?

“小白驰,”蒋翎显然是被白驰的眼刀轮番扫射得有些坐不住,一下子就猜到了肯定是那个掰手腕培训出了岔子,便讪讪道,“你别瞪我,我这也都是网上看的……那个,能不能帮我把这个资料,送到白Sir办公室去?”

什么,我白驰是小心眼的人吗?我怎么会怪一个女孩子呢!

对了!找白Sir问问!他不是掰手腕老手吗!

白驰完完全全没想到自己作了什么死,于是,他朝着蒋翎笑了笑,意思就是自己并没有在针对她,结果这下弄得蒋翎更尴尬了,呆呆地把资料塞在白驰手里,看着他朝白羽瞳办公室跑去。

“掰个手腕嘛,你说这小白驰……输给那魔术师,是不是魔怔了?”蒋翎喃喃自语。

“那个……”洛天悄悄插嘴。

“这有啥,改天哥几个给他好好开个大力士培训班,”赵富和王朝继续耍嘴皮子,“别说一个魔术师,十个咱都给他拿下了。”

“就你俩能吹。”蒋翎白了他们一眼,“连马韩都拗不过。”

“那个……”洛天尝试插播重要新闻,“你现在让小白驰送过去不要紧吗?”

蒋翎瞪大了眼睛:“有什么问题吗?”

“……我看到展Sir也进了白Sir办公室哦。”洛天回答道。

 

白驰根本不知道其他同事探讨的这些八卦,满怀希望地站在白羽瞳的办公室门口。他深呼吸一口气,敲了敲门。

“白Sir我进来……哎哟!”

天知道地上有一根搞事情的电线!白驰想着掰手腕的事,一个没注意被绊到,再加上由于某位魔术师的杰作导致的腰疼,白驰整个人直接摔进了房间里。

“对、对不起白Sir,我是送……额。”

这是什么情况?白驰高速运转的超级聪明大脑瞬间当机。

小学老师教小孩,要写一篇题为《一件难忘的事》的作文,而再过个一百年,天真无邪的小白驰也会记得这令人难忘的一刻,这比小时候被某个令人讨厌的小男孩用蛤蟆惊吓难忘多了!

哦苍天啊大地啊,到底是为什么要让我看到这样一幕!白驰内心大喊大叫!天知道自己会摔进办公室,更没想到会直接目睹白Sir偷亲打瞌睡的展Sir的现场直播!

展耀一下子就惊醒了,了然地白了白羽瞳一眼,笑容可掬地问白驰:“什么事?”

白羽瞳好事被打断,碍在展耀在场,不好意思发作,便恶狠狠剐了白驰一眼:“问你呢?!”

这能回答吗?不能!!

但能不回答吗?更不能!

白驰进退两难,尴尬地爬起来,硬着头皮走上前:“那个……这是您要的资料,蒋翎姐叫我、我拿过来……”

他的声音小了下去,小心翼翼地观察着白羽瞳的表情。白羽瞳听后冷笑:“这个蒋翎,自己倒不来。”说着,一把接过了文件,展耀朝白驰点点头,示意其出去,白驰如获大赦,拔腿跑出办公室。

当然,关于掰手腕的事儿也没问成。

不行,白Sir问不得。白驰急得捋头发。可在场这几个人,哪个靠谱的?不是纸上谈兵的蒋翎,天生优势的马韩,单纯善良的洛天,就是空下海口的王朝赵富。

不行,不行,这下完球了。

今天赵祯难得说有点事,让白驰自己回家。白驰满嘴答应,心里却嘀嘀咕咕。他满面愁容地走在街道上,平时颇具吸引力的小吃香气都失了效,白驰提不起半点兴趣来。

有事,有事,什么事还不肯说?小白驰踢着地上的石子,提溜着包皱着眉头。这个赵祯,没事就欺负人不说,掰手腕也不会让着,现在连去哪儿都憋着保密,能不能好好处对象了?

白驰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生气根本不是因为什么掰手腕,而是因为赵祯没来接人,自顾自地逛到了第一次见到赵爵的那个小广场。

我看他还不如他叔叔呢!白驰心里愤怒。

“你说祯不如我,可得说出道理来。”

白驰吓了一大跳,公文包“啪嗒”一声落了地,伴随着赵爵慢悠悠地脚步声。这他妈没那么准吧?神了!白驰目瞪口呆地看着赵爵笃定地走向自己,心说说曹操曹操到啊, 还是旧地重游,厉害厉害!

赵爵看着白驰一脸呆样,不由笑了起来。他在白驰面前站定,用他一如既往波澜不惊的语气道:“看得出来,你有心事。”

白驰尴尬,只得回之以礼貌的微笑,不吭声。白羽瞳和展耀不止一次在自己面前严正警告,不许和赵爵走太近,就算是赵祯的叔叔也不行,他天才BOY小白驰要是还不听,那就真的是白痴了!

赵爵见他没啥反应,继续说了下去:“输给祯,是有点让你觉得丢脸……”

“谁说的?”白驰一听,果然上钩,气呼呼地反驳,“我……我可不在乎的。”

赵爵脸上笑意更甚:“要么我来帮你。”

“我才不……不要。”

“只要你为我做个晚餐。”

“……”听起来很简单的样子……不不行!白驰你不能上当!

赵爵见其动摇,再接再厉:“你做几个你拿手的菜就行了。”

“……你,你先说你怎么帮?”笑话,当我是傻子吗?白驰扬起脑袋,只许你提条件,不许我问问题?

赵爵没回答,他瞄了白驰一眼,神秘兮兮地点点头,拍了拍白驰的肩膀。白驰如临大敌,却只见其轻轻伸手,放在唇间,比了个“嘘”。

 

【这场奇怪的比赛,到底谁输谁赢?请见下回分解!】

评论 ( 2 )
热度 ( 68 )

© 流水紙。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