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紙。0

「只是為了與你相逢,我和孤獨一同降臨在這個星球上。」

-精神博勿馆。
多墙头,忠诚0分,爱什么产什么。

-主推刀剑乱舞。
鹤一期※冲田组※小狐三日

-欢迎点赞鼓励^^

冲田组 | 眼球(11)

-意识流的诡异故事。安清安无差。

-前篇【10最近有些生病,写东西的速度慢了很多。请见谅qwq

-在莫名其妙消失后,加州清光再次出现,却变得郁郁寡欢。而此刻,一张惹事的照片再次揭开了正逐渐愈合的伤口,噩梦又一次袭来。

 

清光看着那张照片。拍立得的画面带着细碎的颗粒感,融合住了夕阳的校园。不得不承认,作为学生会的“官方”摄影担当,堀川国广真的非常善于拍照,他总是可以抓到非常细枝末节的瞬间,人物的一点一滴皆是是特点。在这张照片里,他也很巧妙地避开了安定略有不悦的态度,而是抓住了对方撇嘴的刹那,反倒是显出这个年龄男孩特有的几分傲气来。

“真能干啊国广!以后我要是做了大明星,你就是我的专属摄影师了!”

“行行行,阿兼只需要负责又帅又强就好,其他事情交给我吧!”

和泉守经常一边看图,一边对堀川的拍摄技术夸赞有加。和安定与清光一样,和泉守兼定和堀川国广两人也是从小穿一条裤子长大的伙伴。论个头,明明是稳居“全班最接近蓝天BOY”榜首的和泉守兼定更胜一筹,但每次都是稍显矮小的堀川国广负责担任和泉守兼定保姆一职。和泉守作业做不好,堀川负责指导;和泉守考试不及格,堀川负责补习;和泉守因太嚣张竖敌,堀川负责善后;和泉守打架被揍,堀川负责报仇;和泉守发图无人点赞,堀川负责挽尊……

清光想着这性格完全互补的两人,不由得抿起嘴笑了起来。

“清光?”

“嗯?”

“你看这个照片嘛。你都还没有看到过吧?”

清光愣住。图中的两个少年穿着干净的学生制服,与往日一样,勾肩搭背,安定噘着嘴,正闹着什么别扭,而清光的手背向外,比了个V字,心情似乎并没有被安定影响到。

大和守安定当时,到底是为什么在闹别扭呢?清光摸着下巴,回忆到这个地方的时候,脑海中像是有一个倒映在深水中的念头,忽地被不知从何处落下的秋叶打散了一般,连带着安定当时所说的一切话语,和他当时的一切表情,变成一片虚无和模糊……

“清光!喂清光?你怎么了?”

“……啊?我怎么了?”

清光猛地抬起头,看见的是安定惊愕的神情。安定停顿了几秒,注视着清光的双眼,像是想从中挖掘出一些什么秘密一般。可是他终究是没有再说什么,而是张开双臂,一把抱住了清光。

“安定……?”

“你真是,你刚刚一下子怎么叫你都不应。”安定大声道,声音里都是不安,“你真是的,怎么回事?”

意识逐渐清朗,清光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手。是一双苍白而骨骼清明的手,和过去一样,冲田先生还说过,这叫“智慧手型”。清光的脸上写着不可思议,慢慢地把手交叠在了一起,放在安定的后背上,轻轻地拍着。

过了许久,两人才松开彼此。清光看着安定,眼中原本的温柔被一种复杂的情绪悄然取代。是有非常多的情绪,是有非常多的话想要告诉安定,他望着那双和自己一模一样的红色眼睛,一切言语像却像是被关进了巨大的牢门,门口挂着沉重的锁链禁锢,一点声音也发不出。

“你怎么了?没事吧?”安定再一次问道,带着浅浅的鼻音。

“我没事。我没事。”清光摇摇头,茫然地喃喃道,“谢谢你。你刚刚在说什么?”

安定移开了视线,手中拿着那张惹祸的照片。他的声音有些怪异,双眼瞪得很大,看了看清光,又将视线转回:“你看,那天,你也没有涂指甲油……”

可是,他的话头猛地被截停了。如同一辆遇上了自杀者的火车。尾音似是挫碎的白骨,飞扬着在空气里,无声地飘动着,粉碎着落了地。

“安定。”清光又唤了声,他终于开口了,“你还记得,那天……你是因为什么事情闹别扭吗?”

是电流击入的感觉。就是这一个瞬间。安定听闻对方这句话,如同被雷劈了一样呆立当场。

突然到来的惊愕让他忘了要去回答对方,而更让他感到不解的是,自己居然一点都记不得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连这张照片为什么会拍下来的理由都印象全无。安定摩挲着纸面,指尖划过图上清光的脸,渐渐地和那双干净得有些苍白的手重合在一起。

——是啊。

——那天,我到底是为了什么在和清光闹别扭呢?

——我到底是想要去做什么呢?

——我们究竟是为什么会坐上那辆巴士呢?

耳边的空气渐渐化为变得凌厉而萧索的风声,呓语着忽热发出一声如鬼魅般的尖叫,同时,一刹那间所有的声音变成尖锐的刹车声,伴随着玻璃的破碎。安定惨叫起来,眼球灼热的刺痛让他伸出手捂住双眼,可是眼前的惨像一点都没有消失,人们尖叫着翻滚着,火光和七彩的玻璃碎片熔成了一副油画,直直地刺入了安定的双目。

“不——!!!!!”

不行……

绝对不能……

这双眼睛……绝对不能……

安定抱住头,蹲在地上,身上有千百只蚂蚁同时在爬动,啃食着安定皮肉和骨髓,亦若是有金属利器,生生撕裂了他的身体。他不断挣扎着,一切的意识停留在那个黄昏,直到一双涂着红色指甲油的手伸到了自己面前。

“大和守安定。”

刹那间,整个世界归于平静,梦魇褪去,消失殆尽。安定的大脑一阵阵胀痛,他大口大口地喘息着,捂着胸口,耳边嗡嗡作响。

是怎么了……怎么了……

看到了什么……

他很想大声呼救,可是声音却变成了支离破碎的玻璃,扎入了声带,以至于不能说一个字。

他无声地尖叫起来……

安定猛地张开了双眼,却发现自己还在病房里,正跪坐在原地,一动不动,刚刚一切皆是虚幻和错觉,什么都没有发生。然而,他自觉全身冷汗涔涔,心中空落落的惊恐被一个看不见的深渊吸入,发出听不见声音的惨叫,一如精神世界的他自己。大和守安定沉默了几秒,病房里的冷气让他的意识渐渐恢复,他面无表情地站起来,视线扫过窗外。

一只黑色的乌鸦划过天际。

半晌,他才忽地低下头,伸手抚摸自己的脸。

是眼泪,源源不断地在落下来。仿佛听到了连大和守安定本人都不曾听见的哀歌和悲悯。

他一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哭,可是眼泪无法止住。

除他之外,再无一人。

 

【TBC】

评论 ( 4 )
热度 ( 42 )

© 流水紙。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