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紙。0

「只是為了與你相逢,我和孤獨一同降臨在這個星球上。」

-精神博勿馆。
多墙头,忠诚0分,爱什么产什么。

-主推刀剑乱舞。
鹤一期※冲田组※小狐三日

-欢迎点赞鼓励^^

祯驰 | Take My Hand?(下)

- 是一个关于掰手腕的莫名其妙的小故事。用了剧版人名。OOC属于我。

-前篇【】【】文中关于掰手腕技能纯属虚构。

 

今天的SCI,对众人来说好事一件,对白驰来说坏事一双。

好事在于近来半月太平无事,虽说不可掉以轻心,可包Sir还是大发慈悲,晚上请大家轰趴团建,这让人人喜笑颜开。

除了白驰。

你说团建就团建呗,没事叫啥家属?叫齐乐来也就算了,还叫什么赵祯?什么叫他一个人太孤单,自己天天和他住一块儿就不信大家都不知道!

更可气的是,酒过三巡,牌过五局,王朝那个砸吧精又来了兴致,闭着眼睛吵吵嚷嚷说要比赛掰手腕。尽管众人满脸喜从天降,唯独白驰心中如临大敌。他一遍遍地告诉自己,自己可是有着用一顿饭的本事,换来的某位神仙亲赐的“掰手腕秘笈”,定能从中赢了赵祯。可是看到对方朝自己暧昧兮兮却又游刃有余地一笑,白驰还是忐忑不已,面上却还要装出无所畏惧的样子,红着脸狠狠地瞪了赵祯一眼。

作为领导,白羽瞳当然首当其冲。在轻松PK掉搞事情的王朝和拼命死撑的赵富,以莫名微弱的优势战胜了深藏不露的公孙,并以“好男不跟女斗”为由婉拒了马韩的挑战,白羽瞳志得意满,直到展耀面不改色心不跳地指了指他自己:“我来和你比。”

白羽瞳的笑容终于垮了几分。

然而,从没有哪次看人掰个手腕看得脸红心跳的。白羽瞳装腔作势,却难得地不愿服输。展耀似乎没想到对方会这样,这看上去像是在让自己,却又不直接演个戏让自己扳倒,他向白羽瞳投去了疑问的眼光,却不料换来对方的暧昧一笑,同时,了不起的白Sir把手握得更紧了,顺便还弹了弹手指,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调笑。

展耀的脸色瞬间变得有些尴尬。他又不傻,自然知道对方这种老鼠玩猫的暗示和态度。眼看着周围人津津有味围观,笑得一片喜气洋洋,展耀的脸愈发红了起来,他紧了紧手上的动作,谁知白羽瞳也不知是真假,就是不接翎子,还当他在调情,指甲划过他的皮肤,更是玩得开心起来。

这样磨叽下去可不行。展耀咬牙切齿,转头看到平时单纯可爱的小白驰看到此情此景,都情不自禁喜笑颜开,想起和赵祯的约定,立刻计上心来。他突然撤掉了力气,白羽瞳应接不及,直接掰倒了展耀。

在众人的纷纷抽气和目瞪口呆中,展耀潇洒地站起来,朝白羽瞳使了个眼色,拍拍衣服走向沙发。

单纯的白驰果然上钩,不由感叹,果然昨天不去问白Sir是对的,他根本没有让着展Sir,这样看来向赵爵求助真是掉下来的福利!

白羽瞳显然还没尽兴,却不得不尴尬发问:“都愣着干吗?下一个该谁了?”

“我来吧。”

白驰一惊,果不其然看到赵祯一脸淡定地坐在白羽瞳对面。众人该嗑瓜子嗑瓜子,该喝肥宅快乐水喝肥宅快乐水,似乎这两人从一开始就胜负已决。白驰暗笑,心说赵祯也有输给别人的一天,感谢白Sir为民除害,为我……

“报仇”二字还没在白驰心里落地,就听一声大家惊呼。在所有人惊愕的眼光下,白羽瞳以一种难以置信的姿态输给了赵祯。赵祯却毫不在意地挥了挥手里的丝巾,朝白羽瞳笑道:“一个小魔术罢了。白Sir可服?”

“你……”白羽瞳不着痕迹地瞄了展耀一眼,不料展耀直接别过了头。

“赵祯你作弊?”倒是白罄堂女士先说了出来。

“这不叫作弊。”赵祯笑意更深,“规定上并没有写不可以使用魔术呀。动画片里说过,这叫智取。”

说着,他直接坐下,白羽瞳立刻站起来,径直走向傻了眼还没回神的白驰,一把把他提起来。

“你,别给我们白家丢脸!”

白驰表示自己还没反应过来,只觉被紧随而来白姐姐的高跟鞋踹了一脚,就稀里糊涂上了战场,坐在了赵祯面前。

机会来了!白驰大脑袋一晃清醒过来。怕什么,这不有赵爵给的“锦囊”吗?万一打不过对方,直接打开就好!

赵祯对白驰的小九九毫不知情,见白驰一脸傻样,便嫣然一笑:“哟,是你啊,来吧!”

众人一片猥琐地“yooooo~”,白驰看着赵祯欠揍的样子,瞬间胸燃大志斗气昂扬。

“来、来就来!不、不过话说清楚,规则是不许使用魔术!”

“我不同意呢?”

“……那一个礼拜别吃晚饭!”

“行吧行吧。”赵祯看似服软,声音却没有半点在意。

终极对接终于开始。白驰暗道有赵爵这尊大佛的加持,自认有了叔叔帮忙,还怕打不倒大侄子?开什么玩笑?果不其然,一切都在赵爵的掌控之下,赵祯一上来就和往常一样,用了大力,想要一举扳倒白驰。

白驰心中放声大笑。赵祯力道其实和白驰相差不大,唯独好在耐力高,而白驰正好相反。对付赵祯这种人,先发制人肯定不行,重要的是消磨对付的耐力。先蓄力稳住对方,再在对方迟疑和疲劳的时候,突然加大力道一举打倒,掰手腕不愧是心理战,这招高,实在是高!

不出所料,赵祯似乎没想到对方今日如此游刃有余,也并不急着扳倒自己,疑惑地瞄了白驰一眼。白驰一见,心下得意,这个赵祯也有这种精彩的表情,自从上次被自己关在屋里后就再也没见过不是?而一旁围观众人个个都是八卦狗仔,赛场上这番你争我斗,人人立刻心知肚明,瞬间停止了眉来眼去和吃喝玩乐,眼珠子戳在两人不相上下的手腕上,死死关注比赛的一举一动。

白羽瞳脸上更是笑意盈盈,满意点头:“不愧是我们白家人,了不起,了不起。”

感受到手上的力度逐渐减轻,白驰偷偷舒了口气。是时候一举攻下了!白驰猛地加大了力道,胜利的曙光将至,看到赵祯吃瘪的瞬间就在眼前了!

“驰驰今日学了什么战术?”赵祯硬撑着,双眼微微眯起,“与往日不同。”

“那可不,我、我天生聪明。”白驰针锋相对,“我这叫稳住敌人。”

“那我也不客气了。”

说时迟那时快,白驰还没来得及用他那个“锦囊妙计”,只觉手上一轻,嘴唇上却先感受到温热的触感,在那一瞬间,全身都被赵祯熟悉而柔和的气息包裹住,像是一阵拥抱着清晨松林的暖风。白驰愣在当场,睁开眼看到的却是赵祯放大的脸,耳边在片刻的静默后,爆发出一阵诡异而充满暧昧的“yooooo~”

赵祯短暂地退后几分,轻轻用手捏了捏白驰的下巴,将他的注意力拉回到自己身上。

“亲爱的,”他说,“你不够专心。”

“你你你……你作弊?”

“你只说不许用魔术,又没说别的。”赵祯笑了起来,“而且是你说,要‘吻住’敌人的。”

还没等白驰反驳,再次落下的亲吻便夺走了他一切心智。是被赵祯吸引了吗?还是说赵祯这个人本身就是一种魔法?和赵祯在一起的时候总是如此。白驰自认自己不是感性之人,即使是和赵祯确立关系后,也习惯于平日的针锋相对和唇枪舌剑,可是不得不承认,每一次和对方四目相对,自己便会在一瞬间失去了所有往日的智慧,仿佛世界上的所有东西,都不如彼此眼中的那个人,来得更为重要。这种感情,是一种任何计策和方法都无法打破的魔法,而这个魔法最短的咒语,便是大魔术师赵祯的名字,这两个字。

白驰记不清自己是怎样结束了比赛。赵祯的亲吻似乎在一刹那间让自己把一切抛诸脑后,直到大家嘻嘻哈哈拿自己寻开心,他才如梦方醒。他看着王朝贱兮兮地说算赵祯赢,怎么也想到,赵爵这样的大神给的计策会输在这个魔术骗子手里。

“可你就是作弊了。”白驰噘着嘴,嘟嘟囔囔,“魔术骗子。”

“但是你自己说的,不许使用魔术,我也的确没用。”赵祯撇了撇嘴,凑到白驰耳边,“还是说,你觉得那个吻……是魔术?”

赵祯的语气太过暧昧,吹在耳边的暖气让白驰下意识地缩了缩脑袋,憋了半天才说出句:“你别这样,当庭广众的……”

赵祯扬起了嘴角,摸了摸白驰卷卷的头发,却不料被对方拍开。在所有人假装看风景的视线中,赵祯慢慢地把巧克力金牌塞到白驰的手中。

“拿着,你喜欢吃巧克力。包Sir亲选大礼,比利时产。”他的声音里都带着笑意,“如果不是我,我不觉得你会赢得了你哥。”

“你……”

明明是想发火的。明明是想发脾气的。可是当看到对方写满了温柔和真诚的双眼时,白驰却觉自己一句话也说不出了,甚至连执着了那么久的掰手腕输赢都消失得一干二净。也许最初就是在看到对方的眼睛的那一瞬间,才有了之后的一切。

是啊,自己究竟是想争什么呢?是自己在任性吗?还是说,是这个大魔术师实在太狡猾了?

“你,你真是……”白驰最终也没说出什么来,拿过巧克力,“给我就、就算你输了。”

“如果能输得驰驰给我继续做饭,我倒也乐得开心。”

“赵祯!!”

 

对于这次所谓的掰手腕对决,最后却变成了一场秀恩爱大赛,以至于所有人都对这桩运动放弃了兴趣。白羽瞳更是捏着拳头表示:“这个白驰真是丢老白家的脸!”

展耀神秘兮兮地表示:“赵祯不错,孺子可教。”

而那个怪异的老狐狸赵爵,终于难得收到了赵祯的邀请,上门蹭饭了。他一边喝着排骨汤,一边慢悠悠地笑了起来。

“怎么会让祯真的输了比赛呢?你可是我赵家人。”他望着白驰在厨房的背影,朝赵祯道,“他赢不了你的,而且毕竟,你有展家那孩子撑腰呢。”

“我只是想不到,您会介入这种小事。驰驰说是您教了他技巧,还给了他个什么……锦囊,让他必要时打开?”赵祯面不改色避而不答,“可是展Sir打开后,里面什么都没有。”

“怎么会是小事呢?……这孩子手艺倒是不错。”

“那里面到底有什么?”

赵爵放下碗,瞥了赵祯一眼,慢慢将食指放在唇间:“嘘。”

 

【THE END】

评论 ( 2 )
热度 ( 67 )

© 流水紙。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