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紙。0

「只是為了與你相逢,我和孤獨一同降臨在這個星球上。」

-精神博勿馆。
多墙头,忠诚0分,爱什么产什么。

-主推刀剑乱舞。
鹤一期※冲田组※小狐三日

-欢迎点赞鼓励^^

【刀男】三题故事:玩具熊、摄像机、奔跑

我的小姐姐给我塞的刀子,还骗我说是玩具刀,科科(手动微笑)

云城haruka:

*cp是清光x婶婶
*婶婶有私设,姓名为津岛清诗
*BE走向,如果觉得不刀都是文笔的错
—————————————————————
玩具熊 摄像机 奔跑

早晨醒来时窗台上多了一只毛茸茸的玩具熊,墙角搁置着已开封的快递纸盒。
小熊身上套了一件黑色长外套,内侧是红黑相间的菱形格子,外套的领子上有着黑灰的斑纹。再仔细一看,小熊的脖子上裹了一条红围巾。
最引人注目的并非它的打扮,而是摆在双手间的明信片。以“给津岛小姐”为开头,“佐藤流司敬上”为结尾。
津岛清诗猛地掀开被子,从床上蹦起来。她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对,没看错,落款人就是佐藤流司。
天哪!我居然中了特等奖!佐藤流司的亲笔明信片,外加角色印象小熊!天啦噜!这不是梦!这居然不是梦!
清诗难以平复激动的心情,心跳直奔200跑去。
这时候要做些什么?对,拍照,发微博,发朋友圈。就算冒着被拉黑的风险,也要晒它个痛快!
清诗拿起手机,又改变了主意。用美颜相机,来一个和小熊还有明信片的自拍更能体现她的兴奋之情。
蹲在地上,拖出床底下塞得爆满的整理箱。清诗在琳琅满目的物件中,没找到相机,倒是发现一台电源亮着的摄像机。
真是太糊涂了。清诗轻轻按下电源开关,摄像机的屏幕由黑色的待机状态跳转至最后一个录制的视频。
那是她自己的面孔。
卷曲的齐眉刘海,圆溜溜的大眼睛,有些肉肉的脸颊,清诗不记得何时录下的这段视频,出于好奇按下了播放键。
给忘记所有悲伤的我……

骏马在黑夜里疾驰。路过茂密树林,头上的月光在乌云与交错的枝叶之下,散发出诡异的阴冷光芒。
绝对不要有事啊,清光。
黑暗中,马蹄被道路上的碎石堆绊倒,马上的少女因惯性被甩离马背,落在草地上翻滚了好几圈。
衣服被树枝勾破,裸露在外的肌肤蹭着碎石留下深浅不一的划痕。红色血珠随之沁出。
忍着疼痛,少女咬咬牙,站了起来。前方是冒着火光的二层楼木质建筑群,仅看火势,情况十分严峻。
迈出第一步时伤口牵扯动千万条神经,大脑发布名为疼痛感的抗议信息。迈出第二步时,似乎对疼痛开始麻木了。第三步、第四步、第五步……少女在黑夜中奔跑,赶往火光冲天的危险地带。
“主上,你怎么来了?”伤痕累累的加州清光,看着伤势不亚于自己的少女,惊讶地问。
“清光,出大事了!这次池田屋出阵是敌人设下的圈套。”
未等审神者把话说完,敌人就登场了。
“怎么还有…”
面对不同以往的异常情况,本丸中资历最老,作战经验最丰富的加州清光也忍不住为之咂舌。他摆好架势,刀一挥,将敌人一劈为二。
“真是的,都怪你们,让主上看见我破破烂烂的一面。这么不可爱,是会被嫌弃的。”
然而敌人没有给他抱怨的时间,一个刚倒下,另一个又出现在他的正背后,抡起了笨重的大太刀。
加州清光鞋跟踩实地面,抬起另一条腿,旋转着身体,膝盖对着敌人腹部就是一击。
挤压到变形的内脏将肺部一部分空气与痛苦的呻吟声推出,疼痛阻止了粗暴又有力的偷袭。
趁此机会,加州清光重新握好刀柄,红黄色的火光中一道白光一闪而过,将停顿的敌人斜向一劈为二。
“这就是!我的!实力!”
不愧是从本丸建立之初就陪伴在自己身旁的清光,审神者看着队长出色的表现,不由得忘记了自己和清光身上的伤痕,露出欣慰的笑容。
太好了,尽管中了圈套,但可以应付。

突然一阵风吹开了虚掩的窗户,放在窗台上的小熊被弹出窗台。身体笔直落下,手中的明信片也缓缓飘落。而那只毛茸茸的脑袋,不幸地被窗户边缘刮擦到,呈现出一个标准的抛物线,落在身体半米开外的地方。
清诗愣住了。茫然地走到小熊身边,捧起和头颅分离却依然穿戴整齐的身体。
此时四周的一切发出耀眼的白光,白光消失后,现代化的房间景色退去,换上的是熊熊大火燃烧后的木制建筑群。
池田屋的白天原来是这样的风景呀。
换作往常,清诗一定会发出类似的感慨。然而眼下,苏醒的记忆携带着苦闷袭上心头。原来,泪水并不源自于双眼,而是心。
一滴泪水滑落于掌心,先前的摄像机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枚蓝色的护身符。
御守,这个在关键时刻保护刀剑男士的用具,在加州清光最需要它的时候却丢向了自己。

满是泪水的脸颊埋在身首异处的刀剑男士的胸膛,审神者津岛清诗仿佛听见了熟悉的声音。
“我……到最后都是被爱着的吧……?”
“当然了……加州清光,你这个大混蛋……”

评论
热度 ( 13 )
  1. 流水紙。0Cannizzaro 转载了此文字
    我的小姐姐给我塞的刀子,还骗我说是玩具刀,科科(手动微笑)

© 流水紙。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