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紙。0

「只是為了與你相逢,我和孤獨一同降臨在這個星球上。」

-精神博勿馆。
多墙头,忠诚0分,爱什么产什么。

-主推刀剑乱舞 / HP系列
鹤一期 ※ 冲田组
DMHP ※ GGAD

- 欢迎听我讲故事呀。

萧敬腾与沙尘暴,到底哪家强?【刀剑乱舞】

-来自@云城haruka 小姐姐的三题测试:小说,沙丘,承诺。非常牵强的KUSO梗。

-我与小姐姐本丸的合体,我的审神者职业和小姐姐的审神者形象及本丸设置。

-槽点很多,日常发疯,二周年也不例外。有少量鹤一期,鹤丸喜欢一期一振,嗯。

-以及习惯性广~鹤一期新刊《Limerence》现货:【点我

 

审神者怎么也没想到会变成这样。

说到底这事儿都怪政府,说什么要给个就任两周年的惊喜。

现在惊喜没有,全是惊吓。

鹤丸国永抱着肚子哈哈大笑,自欺欺人地表示“没有惊吓的人生太无趣”,随后便在审神者的追杀之下逃之夭夭。

审神者非常恼火。她拿着手上这本罪魁祸首的“创之书”,叉着腰大喊:“搞毛啊???为什么沙子不能作为锻刀资源啊?!!”

 

事情要追溯到一周前。

因为,政府的御史——狐之助上门了。

“光阴如梭,时光飞快,眼看着春天又来……”

审神者正心烦,拍了拍眼前的小狐狸:“大哥,憋念了,直接说重点吧。”

“哦,还有一周,就是你上任两周年了,业绩还可以,政府听说你的本职是个废柴小说家,就让我给你送惊喜,你看着用。”

“喂!什么叫废柴小说家!?别跑!你他妈给我把话说清楚——!”

“上面的警告全看清楚再用告辞!”

狐之助一连串的声音回荡在空气里,它来无影去无踪,审神者只能骂骂咧咧地闭了嘴,乖乖打开那个包裹。

只见上面写着“创之书”。

 

“只要在书上写下你心中所想,创之书会让它变成现实。”

审神者看着扉页这行字,沉默了许久。

啪——!

审神者一把把书扔在桌上:“搞毛啊?神笔马良还是死亡笔记还是百变小樱还是国木田独步啊?! 政府动画片看多了吧?!”

作为一个新时代的美少女,审神者当然不信这一套,撩了笔正准备缩下去睡大觉,结果就听见外面传来一声巨响:“轰…——!”

没等审神者反应过来,随即传入耳膜的便是和泉守的破口大骂:“陆奥守吉行!!!我让你对着我刚洗的床单开枪!!”

审神者刚拉门探出脑袋,眼前飞驰而过的便是一个身披脏兮兮床单的身影,后面跟着个堀川国广:“兼先生!兼先生小心啊!”

这里还没搞定,那里又传来蜂须贺的暴怒:“你这个赝品!我让你再摸我的脸!我让你再摸!我让你再摸!”

……

审神者愤怒地拉上了门,大踏步走回桌前,注视着那个“创之书”。

半晌,她拿起笔:“MD。说我是废柴小说家?那我就创造个和谐本丸给政府看看!”

 

这两天,本丸里的刀常常凑在一起窃窃私语,无论是家族还是历史派系,统统一笑泯恩仇,嘻嘻哈哈地称兄道弟,蜂须贺不再暴打长曾弥,陆奥也不再寻和泉守开心,天天安静如鸡,搞得审神者吓得以为自家的刀都吃了三日月宗近做的饭。

终于,审神者忍耐不住,拉过近侍压切长谷部就准备问个明白:“搞啥?这群人?”

长谷部的表情扭曲,似乎是在说出实话和欺瞒主上的选择之间游移不定,最终,迫于内心对于主人的深切爱戴,长谷部一脸准备道出实情:

“我……不能告诉你。”

……

审神者气的吐血,大骂“你小子居然是这种刀”后把长谷部扭送出门。长谷部在门外砸门大喊:“主上,原谅我!这不是我的错啊!”

而屋内,审神者正一脸“这群不孝子”地唉声叹气。这时,鹤丸国永嬉皮笑脸地从女主人房间的壁橱里滚出来,凑到审神者的耳边:“BOOM!”

审神者吓了一跳,一巴掌打到鹤丸国永脸上,鹤丸猛地一缩,从衣兜里挖出一盆绿色植物放在女主人头上,唱道:“我听见雨滴落在青青草地……我就说嘛!长谷部那小子,居然是这种刀!”

“……”

“那我为长谷部求个情,他也是初犯,原谅他吧!”

“……?”

“主人,没关系,绿帽社欢迎你!”

“你再胡说信不信我把你用橡皮蟑螂恐吓藤四郎的视频交给一期一振?”

鹤丸国永一蹦三尺远:“这你不厚道啊主人,我这是在帮你,长谷部那小子,我会替你揍他!”

审神者心很累,这群不靠谱的刀什么时候能长好?还是根本就是自己的教育方法有问题?几番解释过后,鹤丸国永恍然大悟:“大家为什么不吵了?就这问题?”

“你知道?”审神者两眼放光。

“那当然……不知道!”

鹤丸国永被书本、公文和符纸殴打着欢送出门。

 

事情并没有头绪,日子照常过几天,要说不同,除了连续不断的大雨,就是本丸里吵闹的声音没有了。

审神者听着外面瓢泼雨声,心里就纳了闷了,自己到底做了什么?

“主上,主上你在吗?”

是长谷部!

审神者拉开门:“干什么干什么?大水冲了龙王庙……额……”

长谷部的背后一江春水向东流,一如他的内心。他悲痛地点头:“不止冲了龙王庙,还把咱本丸的田和材料房给冲了。”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这新来的一波还来势汹汹,给本丸的财政造成了非常巨大的损失。

博多藤四郎非常心疼,他表示作为本丸会计,硬生生把自己关在屋内不出门,发誓要把冲走自己埋在田里的私房钱的元凶亲手手刃。

一期一振看不下去,抛开王子形象闭着眼睛暴打鹤丸国永:“是不是你?是不是你又欺负博多?”

鹤丸国永嚷嚷得比窦娥还冤:“不要续给我啊喂!管我P事啊老婆!是下大雨发水冲了田地,要怪怪龙王啊!”

一期一振气得难得无视了“老婆”一词,直接反击:“少胡扯,上次我听见主人说了!大水把龙王庙都冲了,你还想怪龙王?”

……

一期一振说得太有道理,在场众人全部懵逼了。

压切长谷部摸着下巴打圆场:“行了行了都别闹,大水冲了龙王庙只是比喻,真正的龙王在现世买房子去了。”

“你怎么知道??”众人异口同声。

长谷部涨红了脸:“那个……我上次听主人和隔壁审神者聊天说的,说有个叫萧敬腾的龙王转世,在现世一个叫上海的地方买了房子,所以那里天天下雨……”

半晌,一直在边上沉默的大水受害人之一——山姥切国广裹紧了身上的湿被单:“你敢保证萧敬腾不会也是审神者?

 

在众刀剑的强烈要求下,审神者只好背上行囊,去政府申请整改资金去了。

审神者闭着眼睛自欺欺人:“多少大家又开始闹腾了,不然真不习惯……”

而其他人,则负责在家解决水漫金山的问题。

“不许偷懒,不许恶作剧,不许给主上搞事情……”

“大哥,”鹤丸国永放下拖把和水桶,转头对着跟在自己屁股后头指指点点的长谷部说,“ball ball you放了我吧,你是唐三藏吗?”

“唐三藏是哪个刀派的?”长谷部很认真地疑惑了。

鹤丸国永感到一口气噎住,半晌才回过神:“求你了,该干嘛干嘛去,你盯着我我只有做不好事儿。”

长谷部一脸严肃:“你负责的可是主上的办公区,你承诺不许搞事情?”

“OKOK,我承诺!”

好不容易把一步三回头的长谷部送走,鹤丸国永对他的恋恋不舍深为感慨,但他还是忍住恶作剧的冲动,拎着工具进了审神者的工作区。

“这家伙,”鹤丸国永用力用拖把杵着地上的污垢,“什么清理大水留下的余孽,根本就是变相大扫除!……咦?”

那是一个灰色封面的书本,鹤丸拍开上面的尘土:

《创之书》。

他打开看了看内容,随着阅读的加深,鹤丸脸上的笑容也渐渐加深。

“这可真是……吓到我了。”

 

审神者回来的时候,就觉得本丸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原本空气里潮湿的味道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和沙尘暴一样的风沙味。

“政府那窗口的人还说管不了水灾呢。”审神者不禁连连点头感叹:“不愧是政府,这办事效率太高了!”

走进大门,众刀剑鸦雀无声。审神者没有在意,自顾自地往院落里走去。

然而,刚刚走到平时小潭凉亭的所在位置,审神者笑不出来了。

她愣了几秒,转身朝着大门走去。

“我这是怎么了?走错门了?”

“主人你可回来了!”

一双手撘住审神者的肩膀,审神者回头,只见一个戴着口罩墨镜的人站在自己的眼前。

审神者退后几步,抄起一旁的扫把比了一招仙人指路:“你是何方妖孽?!”

长谷部兴奋地扒下装备:“主人别开枪!是我!是我!”

审神者懵逼了,指着一院子的沙丘道:“这这这,怎么回事?政府的人来治水了?还是突发沙尘暴了?”

长谷部哀叹一声:“您可真是有所不知!”

 

时间拨回一个时辰前。

鹤丸国永翻了翻那本《创之书》,大笔一挥往上写,边写边自言自语:“不就是写小说吗?我来帮主人写下去,这书要真有用,谁还打扫什么卫生?”

……

 

长谷部正在厕所门口拧拖把,嘴里说着:“主上的命令一定要达成,一定要把水灾清除……”

还没等他拧完,一阵狂风吹过,刹那间,他感觉自己的鼻子口腔内塞满了沙土。低头一看手里的拖把,不知什么时候被黄沙盖满了。

“……鹤丸国永!”

 

左文字把被大水冲上岸的锦鲤一条条扔回池子。

“佛家有云,万物皆有生命的归宿,”江雪左文字一本正经地念着经文,他看着弟弟们,一手捧着锦鲤,准备将其扔进池子,“我们要以慈悲为怀,让他们回归应该去的地方……”

就在这时,一股妖风卷过。江雪手中的锦鲤在经历了一条完整的抛物线后,落入了池塘……哦不是,沙丘里。

左文字一家沉默数秒,小夜开口了:“大哥,所以锦鲤的归宿是……沙丘?”

 

来派一家正处理着水……哦不对,明石国行。

“起不起来?”爱染国俊狠狠地扒拉这明石的被子,“起来吗?”

“哎呀,这么大的水也不是我们能处理的,还不如就这样,顺其自然享受……”

“我管你享不享受,你给我起来干活!”

明石哼哼了几声,又别过身去了。

“你不行,看我。”萤丸把爱染拉到一边,凑到明石耳边:“起来吗?”

“别闹,不起。”

“确定吗?”

“……”

萤丸撒开嗓门大喊:“来人呐!明石在床上硬不起来……”

“别别别!我起还不是吗?行行行你厉害。”明石嘟嘟囔囔套衣服,“真是……”

然而当国俊和萤丸拿来工具找到明石的时候,两人沉默了。

只见明石躺在一张橡皮救生艇上,漂浮在水面上,又开始打哈欠。

“明石国行!!”

萤丸正准备从背后拔出大太刀,老规矩,一阵狂风吹过……

明石的救生艇卡在了沙丘中间。

 

青江和数珠丸正在清洗被弄脏的衣物。

青江见身边无人,贼心大起,嬉皮笑脸凑到数珠丸边上道:“告诉我,想不想跟我去万屋大街的酒楼走走?”

数珠丸睁开一只眼睛看向弟弟:“管好你自己。”

青江不甘示弱:“别装,世界那么脏,装纯给谁看?我知道你喜欢巨()乳和屁股,上次给你看屁股特辑,你闭着眼睛还脸红了呢!”

“……闭着眼睛脸红什么?”

“其实你看得见吧?”

向来沉默冷静的数珠丸气结,一把将手中白色的布块塞给青江:“洗你的衣服,别比比了。”

青江捻起那布块看了看:“这不你的内裤吗?给我干嘛?”

就在这时,一阵狂风吹过。

青江低头看向手中的内裤,大惊失色:“你这是多久没有xing生活?内裤都长满尘土了?”

 

博多藤四郎正在屋内哀悼他的私房钱,一期一振领着包丁藤四郎在外面砸门:“博多,别哭了!哥哥给你零花钱,包丁说愿意把他吃棒棒糖的钱省下来给你,别难过了!”

博多大喊:“我不要棒棒糖!他要是愿意把人妻()裸()体写真卖了给我钱我大概可以不哭!”

包丁立刻跳脚:“不行!那是我的收藏!我费了好大心思才弄到的!”

博多立刻大哭:“那我要私房钱!”

“我要人妻!”

一期一振无法,看着两个爆哭的弟弟束手无策。正当他准备转头去把长辈鸣狐找来时,一阵狂风吹过。

博多猛地打开门,手里的杯子里装满了黄沙。

“一期哥!我们本丸那么穷了吗?”博多哭得眼睛都肿了,“我们已经连水都喝不起,要吃土为生了吗?”

 

“就是这样。”

“所以,”审神者摸着下巴,“鹤丸国永用那本《创之书》写了东西?”

长谷部沉痛点头:“是的。”

了解到这一票事实的审神者立刻赶往办公区,还没打开大门,就看到冲田组两人拖着正在蹬脚喊救命的鹤丸国永从拐角走出来。

“干什么干什么?不要使用暴力。”

“干什么?”大和守安定指着鹤丸国永,“你问他?!”

鹤丸摸着脑袋:“谁知道那个书的威力那么大!”

加州清光沉默了几秒,站出来对审神者说:“是这样的,我和安定寝室里挂着总司的‘ 身不动 黑暗能否褪去 花与水 ’,那句话的最后一个字,刚刚变成了‘沙’。”

“……”

“我们走出来一看,水漫金山都没有了,”安定补充,“全本丸断水,到处都是沙丘!”

审神者揪起鹤丸国永:“说!你写了什么?”

鹤丸国永连连摆手:“就你那本《创之书》,上面原本是你写的希望大家都安静的一个故事,我就在后面补充了一下……”他的声音小下去,“写了……”

“写了什么?”

“写了……本丸的水全变成沙子会怎样……”

“……”

全场鸦雀无声。

长谷部率先结束石化,冲到鹤丸面前:“你!刚刚和我承诺过什么?”

“我承诺过什么……”

“你承诺说你不会搞事情的!现在, 你的承诺呢?”

“你想要啥?”

“你的保证呢?”

“自己开发……哎哟!别打了别打了!”

众人一拥而上,胖揍麻烦制造者鹤丸国永。

“有时间偷偷用我的电脑看小品,不如给我少搞恶作剧!”审神者捡起了掉在地上的《创之书》,“给我把一期一振叫来!”

鹤丸惨叫:“别!千万别!主人啊啊啊啊!”

 

今天是审神者上任二周年。

但是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二周年会是这样,坐在廊亭下看着一院子的沙丘束手无策。

“没关系的主人。”莺丸和三日月一左一右坐在少女身边,“看着沙丘品茶,也不失一种乐趣对吧?”

审神者翻了个白眼,“……先把你们手里自欺欺人的空杯子放下再说话。”

她翻动着手中的《创之书》:“啊啊啊啊为什么沙子不能用作锻刀和手入材料啊!”

莺丸指了指那本书:“那……要不你再写一段,让沙子消失如何?”

“你以为我会没想到吗?”审神者回答,“结果政府说,这个书只有审神者可以用,如果被付丧神用了,一切效用都会失去。也就是说,我现在写了也没用了。”

“额……”

“该死的鹤丸国永,就该让他被一期一振吊起来打。”审神者双手托腮,无力地吐槽道,“今天,可是我的两周年纪念日呢,结果不是萧敬腾就是沙尘暴,喝水都要去隔壁本丸借……”

“主人,我问你个问题,”三日月忽然开口。

“说。”

“这些沙丘,出现几天了?”

“这个么……大概三天了吧!”

三日月的声音里透着笑意:“有一句话,老头子我不知当讲不当讲。”

“讲吧。”

“您,是不是没有仔细看这本书的注意事项?”

“什么?”

三日月将《创之书》翻到最后一页:“上面写得清清楚楚:‘一切创作的东西会在实现后三天内回复原状,请不要过度依赖本书。同时,本书只允许神职人员使用,禁止由付丧神书写,不然书本将无法进行下一次使用。’”

三日月还没读完,又是一阵狂风刮过,随即而来的便是一场暴雨。放在一旁托盘中的茶杯被风吹倒,却在倒下的那一刻,杯中洒出了清澈的茶水。

三人抬起头,眼前的沙丘不知何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如往常的青树翠蔓。

随着铃铛的响起,众人从各个寝室跑出,奔放点的甚至脱掉上衣,迎接这久违的酣畅淋漓。

“主人!有水了!”

“大将,水来了水来了!”

“主上,萧敬腾回来了!……额,你们为什么这样看着我?”

审神者望着眼前的一切,半晌,才说:“啊,我果然是个废柴小说作者呢。”

 

你以为故事结束了?当然没有!

柴房。

“你!把我的私房钱还给我!”

“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少BB,”博多藤四郎火冒三丈,“不然我让你一辈子泡不到我哥!”

鹤丸大喊冤屈:“你的钱是被大雨冲走的,怎么能怪我!?”

“我不管,你把它变出来!”

“变不出!”

博多冷笑:“变不出?好!一——期——哥——!!!”

 

 

-end-

评论 ( 7 )
热度 ( 64 )

© 流水紙。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