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紙。0

「只是為了與你相逢,我和孤獨一同降臨在這個星球上。」

-精神博勿馆。
多墙头,忠诚0分,爱什么产什么。

-主推刀剑乱舞。
鹤一期※冲田组※小狐三日

-欢迎点赞鼓励^^

【冲田组】莫比乌斯。15

※ 现代阴阳师AU。阴阳师安定 & 通灵人清光。

※ 前篇【14

※没话说了,我是月更玖了orz

 

堀川的眼球顺着一种诡异的方向缓缓地转向了正面,看到的却是大和守安定和加州清光背对着自己,站在电视剧柜子边,低着头不知道在看些什么。

在最初的混乱后,堀川的第一个意识是:这尼玛,原来当了鬼也是会被修为深一点的鬼克晕的。

第二个意识是:那只丑丑的老鬼去了哪里?

他动了动身子,漂浮到空中,朝着清光和安定而去。

“喂,你们在干什……”

“别过来你。”安定忽然转过身,按住堀川的肩膀,“那东西可能是用来对付你的,你别过来。”

堀川愣了愣,探了探头,才知道刚刚攻击自己的家伙已经像一块被烧得乌黑的炭块一样落在地上了。他的身体向后方滑去,随即落在了床铺上,发出轻微的“啪”一声。

加州清光沉默着。说实在的,小时候就知道自己有阴阳眼,清光没少看驱魔这一方面的资料和书籍,尽管在入了这一行后,他又在安定的“压迫”下,恶补了好些实战知识,但在千钧一发之际能想到用结界术来控制鬼怪,几乎已经耗尽了他那自认是三脚猫的功夫,他现在双手叉腰,帅是耍了,却完全不知道自己应该拿这块“焦炭”怎么办。

那东西还在动。刚刚雷诀打下的几道闪电尽管直接打上了它的身体,却没有劈到实物的感觉。想起了之前打给歌仙的神秘来电,清光担心这个鬼怪和他们这桩案子隐藏在黑暗里的敌人一样,统统不是本体,眼前看到的,耳朵听见的,全部都是媒介,因此,清光的手指有些战栗,没敢去尝试对这怪物再做些什么。

大和守安定见堀川退开了,便揉了揉眼,确定自己能清晰看到那脏东西,才再次靠近了它。那东西的身上不停冒出黑漆漆的死气,但是,它的身体依旧在发出垂死一般的蠕动,隐隐约约,甚至还能听到它发出乌鲁乌鲁的叫声,那声音仿佛来自另一个世界,让人毛骨悚然。

清光想了想,掏出一小截细细的红绳。

“安定,你拿着这头,”他说,“我凑过去看看……”

“清光小心!”

安定的警告终结了清光的尾音。清光还没看清楚眼前发生了什么,只见一个黑影猛地跃起,紧接着一股强力便贯穿了自己的身体。瞬间窒息般的疼痛打通了他的五脏六腑。加州清光的眼睛睁得极大,瞳孔却急剧地缩小下去,他几乎要脱口而出的惊叫此刻卡在喉咙口,一点声音也发不出。视野里是安定慌乱的神情,很快向上,变成了惨白的天花板,随即便是无尽的黑暗……

“清光!”

“清光哥!”

 

——不,不是。

——不要看我。

模模糊糊的一团。唯独可以辨别的颜色便是浓重而凄绝的白,耳边是哒哒哒的脚步,由远及近。

是在通灵中吗?清光抬起手,想摸什么都摸不到。只是这个茫然而无措的环境有些熟悉,却令清光无论如何也想不起在何时来过。

鼻息里传来电击烧焦的味道,刺鼻得令人不由得要流眼泪。远处传来一阵诡异的哭声,伴随着砸碎硬物的声音。

心中没由来地惊恐起来,清光不由自主地直起身子,朝着某个不知名的方向跑去。时间从来没有这样漫长过。清光感觉自己已经奔跑了极其漫长的道路,无穷无尽的廊道宛如几生几世那样无穷无尽。

终于,他感觉自己的体力像是透支了,终于停下了脚步。那种恐怖的敲打声越来越近了,一下一下都钉在精神之上,使得太阳穴突突突地跳动着。

清光蹲下身子,用双手抱住头部。

正在清光思考着该如何进行下一步时,空中忽然落下了几片白色的东西。

和整个大环境中的“白”不同,那是几片羽毛。清光接下了一片,在他指尖碰到根部的那一瞬间,羽毛燃烧了起来,伴随着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却正是这股味道,让清光感觉到了一种安全和熟悉。

然而,还没等他辨别出味道的来源,接踵而来的,便是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

清光吓得蹲下身子,捂住了耳朵,头部却疼痛得快要裂开。脑海里的记忆似是在不停被强制增加,塞入了许多和自己无关的事情,尖锐的笔头狠狠地刺戳着大脑皮层,刺痛和无法接纳的信息让清光不由自主地大叫起来。

——我不想死的,不要砸死我……

——我……心愿未了……

——为什么是我……

——事情结束了……就会放我走吗……

 

清光猛地睁开了眼睛,脸上湿哒哒的,像是泪水。他抬起手,摸了摸脸,却发现自己的手上鲜红一片,他吓了一跳,立刻直起身子,看到的却是大和守安定写满担忧的脸。

“安定?”

“呼……”安定似是松了口气,他把手上的小刀扔给了一旁的堀川,“总算是把你拎出来了。你小子又通灵了。”

清光皱了皱眉,刚才在梦境里看见的一切却已经变得模糊,唯独是那些被强制写入的记忆,隐隐约约还伴随着刺痛的印象。

“我……通灵?”

“真是的,急着耍什么帅?”安定按着清光的脑袋让他躺下,“刚刚醒过来,给我老实点,看你这脸色难看得……”

清光感觉着安定一下一下地摸着自己的额头和眼皮。他的手软软的,残留着刚刚突发事件留下的汗——安定平时也不擅长做事,连衣服都要扔给清光洗——像是要安抚自己内心的恐惧一般,一下下地摸着。

“那家伙应该是被人杀害的,”安定显然是想让语气变得轻松些,“嗯,一直没有离开人间而已,但本身杀伤力并不大。只是因为存在得太久了,酒店又一直人来人往,魂魄的阴阳无法平衡,加上死于非命,本就有怨气,这种鬼才有能力攻击人。但是,它到底是怎么进入这个房间的,明明我们住进来前都‘烧’过的……”

清光听着安定自顾自地说着,等等……自己刚刚脸上的血是怎么回事?

清光的视线四下游转,很快就看到床边落着的符纸,鲜血在上面染出了一团团红花。

想到这,清光一把抓住安定的手腕,果不其然听见对方吃痛地发出一声惨叫。他把安定的手拉到眼前,只见对方的几个手指上都有一道道细长的伤口,虽然不深,但配以血液,看上去触目惊心。

“啊,因为一个手指出血量太小了,根本无法吸引你的精神……”安定掩饰地摆摆手,“其实不疼的……”

“和不疼没关系吧?”清光站起来,走到桌边,从化妆包里拿出消毒纱布和酒精棉。

一看到酒精棉花,本来就在推脱的安定吓白了脸:“不要!我不要那个!好疼的!我现在一点都不疼!”

“堀川,过来帮忙!”

“堀川你小子到底是谁的式神!!”

“堀川你要不听我的信不信我去和阿兼说点什么?”

堀川迟疑了一下,内心的腹黑因子,加上对于加州清光向来说到做到的威胁,果断结束犹豫,直接投入了清光哥哥的怀抱:“安定哥,为了防止感染,你还是忍一忍吧!”

见堀川嘴上说得冠冕堂皇,眼睛里却冒出看热闹的神色,安定长叹:“你你你你……!反了反了!!啊啊啊啊!!”

杀猪一样的嚎叫后,加州清光给安定的每个手指都缠上了一层薄薄的纱布,再用创可贴固定。

安定有些疑惑:“这样就可以了吗?”

清光龇牙一乐:“你想做木乃伊的话我这里有的是纱布。”

“……还是算了。”

清光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得意洋洋:“你看,我就说多带点东西有用吧!”

安定看着自己的手指,只得悻悻然闭嘴。

许是为了转移话题,见清光没有继续调侃的意思,安定立刻抓准时机:“我刚刚说到哪里了……算了,想不起来了,话说我刚刚没有打散他,你知道他去哪了吗?”

“不知道。”

“不知道?”

清光合上盖子,点点头:“嗯。它应该是逃了,我甚至怀疑那根本不是本体,因为我们第一次打雷的时候,似乎没有打到灵体的感觉。”

脑海里闪过梦境里那个鬼怪记忆中的一些碎片,清光沉默了一下,又补充道:“它似乎是被砸死的,我听见了敲击声。它还提到什么‘事情’,应该是有谁把他禁锢到了这里,让它做什么……”

“能禁锢厉鬼的能力……”安定摸了摸下巴,沉吟了片刻说:“这力量不容小觑。”

“什么?”

“你想,这东西谈不上什么地缚灵,完全没有那么强大。它是在这有什么人,可能是杀害它的人,将它禁锢在这……就像你说的,为了什么目的或者任务,但同时,也可能单纯地有什么心愿未了。在遇到了我们,一直躲在壁橱里的它没想到会遇到其它灵体,便瞬间戾气爆发,才会发生这种情况。如果这一切,都是有人在安排的话……”安定忽然住了嘴,他的神情变得有些凝重,显然是想起了什么,“我听说,有些阴阳师,是会被同行之类找麻烦,盯上……”

清光没有说话,他坐在床边,看着安定包扎完的手,像是在看什么艺术品。安定被看得不自在,抽回了自己的手:“看什么看,变态。听我说话啊!”

“听着听着呢。不过现在想这些也没用,我们的线索太少了,这家伙也不知道逃去了哪里,应该是有人想要利用你的驱魔力和我的通灵术。”清光皱着眉头说。忽然,他的脑海里像是闪过了什么,他皱起眉头,仔细寻找那唯有一现的线索,“话说,我有没有和你说过,我刚刚在梦境里,看到了羽毛,之前……”

“我回来了!额……你们怎么了?房间怎么那么乱了?”

歌仙兼定拎着一大包东西站在门口,一脸懵逼。

大和守安定立刻甩下清光,扑向歌仙:“没事没事,我们闹着玩呢,清光这个智障,偏说要拆枕头作法,被我拦下了……”

“胡说啥呢,你才智障!”清光不甘示弱,“是谁乱开橱门差点闯祸的?”

“你再说一句你信不信我把你的嘴巴封起来?”

“用什么封,你要霸道总裁式亲我吗?”

“你还想要霸道总裁?加州清光,看不出来啊!”

眼看着又要开始口水大战,歌仙兼定只好站出来打圆场:“好了好了,你俩怎么又要开始跑火车了?”他从包里拿出一大团红线,“我们来对对物料,这些够了吗?”

 
  【tbc】

评论 ( 6 )
热度 ( 33 )

© 流水紙。0 | Powered by LOFTER